• 個人介紹
  • 阿來論文集
  • 文學作品

                                                     

                                                                                              作家:阿來

阿來,男,藏族,1959年生于四川省馬爾康縣,當代著名作家,茅盾文學獎史上最年輕獲獎者,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作協主席,兼任中國作協第八屆全國委員會主席團委員。從1994年《塵埃落定》寫出至1998年出版期間,阿來由阿壩州一家雜志轉輾到四川成都《科幻世界》由編輯到總編輯社長,《科幻世界》在阿來手里由一本雜志變為五六種,成為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科幻類雜志。數百萬讀者期待讀到阿來新作。

出生地:四川省阿壩州馬爾康縣 出生日期:1959年 

畢業院校:馬爾康師范學校 

主要成就:第五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 

代表作品:《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 《瞻對》等

文學作品

全屏觀看
1 /12 阿來作品集空山格薩爾王瞻對三只蟲草阿來的詩少年詩篇蘑菇圈語自在格拉長大紅狐
《塵埃落定》小說講述了一個聲勢顯赫的藏族老麥其土司,在酒后和漢族太太生了一個傻瓜兒子。這個人人都認定的傻子與現實生活格格不入,然而就是這個傻子卻有著超時代的預感和舉止,不以常理出牌,在其余土司遍種罌粟時突然建議改種麥子,結果鴉片供過于求,無人問津,阿壩地區籠罩在饑荒和殘廢的陰影下。大批饑民投奔麥其麾下,麥其家族的領地和人口達到空前的規模,傻子少爺因此而娶到了美貌的妻子塔娜,也開辟了康巴地區第一個邊貿集市。傻子少爺回麥其土司官寨,受到英雄般的待遇,也遭到大少爺的嫉妒和打擊,一場家庭內部關于繼承權的腥風血雨悄然拉開了帷幕。最后在解放軍進剿國民黨殘部的隆隆炮聲中,麥其家的官寨坍塌了。紛爭、仇殺消失了,一個舊的世界終于塵埃落定。2000年《塵埃落定》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這部叫《空山》的6卷本長篇描寫了上個世紀5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發生在一個叫機村的藏族村莊里的6個故事。小說的結構頗為玄妙,雖然6個故事的發生地都是一樣,出現的人物也大致相同,但每個人物在不同故事中所處的位置不同。《格薩爾王》:阿來重述的格薩爾王反映了藏民族從原始部落聯盟到國家產生,也就是從格薩爾稱王起的這段歷史,涵蓋了藏民族獨特的文化精髓。從格薩爾作為天神之子降生人世,到降妖伏魔、安定三界,最終返歸天界。:彼時,神在天上,人和魔在地上;魔統治人,并且隱藏在人的心里,使人變成魔。神子崔巴噶瓦不忍人間眾生的悲苦,發愿鏟除妖魔,在地上建立慈愛和正義之國,于是降生在一個叫“嶺”的地方,父母給他起名叫覺如。十二年后,覺如蕩平各路妖魔,帶領眾人來到應許之地,建立嶺國,是為萬世傳唱的格薩爾王。《瞻對》:本書以瞻對兩百余年的歷史為載體,將一個民風強悍、號稱鐵疙瘩的部落進行歷史鉤沉,講述了一段獨特而神秘的藏地傳奇。同時也展現了漢藏交匯之地藏民獨特的生存境況,并借此傳達了作者對川屬藏族文化的現代反思。 本書獲得“2014中國好書”榮譽。《三只蟲草》:是阿來所著兒童作品,生動呈現少年桑吉的追夢之旅,三只蟲草的奇幻漂流! 由明天出版社出版。講述的是桑吉一家人,一村人,在蟲草季上山辛苦挖蟲草的故事。小說有兩條線索,一是桑吉的成長記,桑吉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為了給家里增加收入,逃學回家挖蟲草,對生活充滿單純的情感。二是蟲草的旅行記。蟲草的生長,采挖,收購,送禮,吃掉,或者收藏,串起了民生百態……桑吉用三只蟲草換回來白鐵皮箱子,三只蟲草本來寄托了他很多溫暖的希望。小說以此為題,讓我們看到現實生活、理想追求和精神信仰三個層面的彼此映照,小說清澈而豐饒,空靈而富哲思,充滿人性的溫暖和深厚的情感。《阿來的詩》是出版社將阿來早年寫作的詩通過各種途徑搜集起來,其中也包括阿來自己從早年存留的舊期刊中找了十來首的補遺。阿來介紹說:“補遺的這一部分,都是初學寫作時的不成熟之作,但我還是愿意呈現出來,至少是一份青春的紀念。我寫過十年的詩,作為我文學嘗試的開始。我想把這些詩收攏來,正可以看到一個人如何從幼稚走向成熟,如何從一個文學的門外漢漸漸摸索到文學的門徑,而這個過程又需要怎樣的耐心。對于今天這個樂于并急于看到成功的社會來說,十年確實顯得過于漫長。 ”《少年詩篇》:這是阿來回憶父輩的故事。 它們發生在大時代塵埃落定之后,它們發生在少年阿來的記憶中。 他們被割裂,又努力適應;他們被拋棄,又飽含希望。 時代始終變動不居,塵埃仍未落定。 這是阿來的少年詩篇,成長之路,精神自傳。《蘑菇圈》里的斯炯,從政治荒誕的年代走到當下,經歷了諸多人事的變遷,以一種純粹的生存力量應對著時代的變幻無常。小說沿襲著阿來一貫的對于藏區的“人”的觀照,用筆極具詩意,將現實融進空靈的時間,以平凡的生命包容一個民族的歷史,表露出阿來對于藏區的人的“生根之愛”。《語自在》是藏族作家、第五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阿來的一部生活哲思散文。   阿來的小說深邃而厚重,散文卻寫得靈動活潑。   獨特的風景、文化賦予藏地更多魅力,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許多古老的美麗的事物一去不復返。《語自在》帶讀者走進充滿魅力的古老時代,又同讀者一起面對充滿機械和科技味道卻逐漸喪失了自然的現在。無論是賞花、游記,或是讀書札記,他從不缺乏的是一種對生活對人類的反思,和一種對大自然的親近。?《格拉長大》:“西部羊皮書”小說系列,為讀者勾畫出一個個真實、豐滿的西部人物形象。 “西部羊皮書”第一輯小說系列同時推出了陜西、四川、青海作家陳忠實、阿來、風馬的精選新作。作為在當今中國文壇上極具影響力的當代作家,他們的作品自成一格,筆觸細膩,可讀性強,原汁原味地展現了關中、青藏高原上特色濃郁的山川日月、人物風情,西部式抒情更是令讀者回味無窮。 本書為其中一冊,收錄了第五屆茅盾文學獎得主阿來近一兩年來的最新作品,包括《格拉長大》、《群蜂飛舞》、《狩獵》等。《紅狐》:本書是阿來的中短篇小說集。阿來是史上最年輕的茅盾文學獎獲得者。他的小說將西藏的歷史與現實,宗教與信仰融入西藏幽美而壯闊的風景中,并用一支生花妙筆為讀者描繪出來。他的小說就像一幅西藏風俗畫,美麗卻不輕浮,過目難忘。
现在做什么赚钱